博馬网

新政协从这里出发:马迭尔宾馆里发生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9-08-09 11:09   来源:未知   阅读:

  章伯钧,是其中独自上街次数最多的人。据李正南讲,章伯钧不去逛中央大街的商场,也不去著名的秋林公司购物,而是多往返于市内的几家旧书店,专门寻觅古籍版本、旧拓碑帖,而且每次都收获颇丰。

  蔡廷锴则很少独自外出,几乎仅有的一次外出还是去街上理发。为了加强安保工作,当天跟随蔡廷锴的除了一名年轻的警卫,还有东北行政委员会招待处的招待科科长程子平、谭平山的警卫胡景春等人。

  李正南讲,当时,在道里区中央大街附近一家理发店里,蔡廷锴刚坐下理发,一低头,恰好瞥见胡景春腰间的手枪,面色阴沉地问程子平:“这人带枪跟着我,是什么意思?”程子平急忙解释,说胡景春是谭平山的安保人员,临时抽调来保卫蔡廷锴的。“这里虽是解放区,但难免敌人不捣乱,为防止发生意外,以确保首长安全,我们不能不提高警惕。”蔡廷锴这才点点头,脸上的不悦之色也慢慢消失。

  1948年八九月份,解放战争的形势发展大大好于预期,很多派代表及无党派民主人士陆续到达华北解放区的河北平山县李家庄(中央统战部所在地),同时,到达东北解放区哈尔滨的民主人士也越来越多。为了更具体地同这些民主人士商谈召开新政协的各项事宜,向周恩来提出:“似宜将名单及其他各项拟成一个文件,内容字句均须斟酌。”周恩来和中央统战部在同到达李家庄的民主人士商讨后,于1948年10月,拟定了《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草案)》。提请听取各派负责人和著名无党派人士的意见;同时,开始了共同纲领的起草工作。

  从1948年10月到11月,各界民主人士在马迭尔宾馆召开了三次座谈会,六和菜图库免费资料,商讨《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草案)》。

  《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草案)》的纲目分为新政协的召集问题、新政协的参加者问题、新政协的召开时间和地点问题、新政协应讨论的事项问题四项。

  1948年10月21日,在马迭尔宾馆的会议室里,中共中央东北局负责人高岗、李富春约请沈钧儒、谭平山、章伯钧、蔡廷锴、王绍鏊、高崇民和朱学范等人举行第一次“新政协诸问题”座谈会,听取他们关于草案的意见。

  座谈会讨论了新政协的性质和任务,大家不免联系旧政协进行对比。在座同志中,沈钧儒是唯一参加旧政协的民盟代表,大家当然先请他发言。沈扼要地介绍了旧政协召开的过程,以及在旧政协会上民盟与中共的合作情况。

  接着大家发言,颇为热烈。其中特别是谭平山的发言较有系统。他强调说:“新政协不是旧政协的还原。”他谈道:“当前有些人却以为这是旧政协的还原,一心以为被反动派破坏的旧政协现在重新恢复过来了,其实新旧政协有很大的不同。当时,美帝还装着盟国的姿态,马歇尔还能装作举足轻重的公证人;还以中国第一大党自居,蒋介石俨然是旧政协的中心;真正能够代表民主精神的民主派被排斥在旧政协之外,特别是蒋氏利用旧政协开会期间调兵遣将,与美帝政治欺骗配合,一到时机成熟,他们就破坏旧政协,显然是一种有阴谋的行径。”

  谭还说:“现在中共号召的新政协,是代表人民利益的,绝不允许反动分子参加。美蒋已成为中国人民的敌人,当然不能参加,也不容许插手。新政协是由中国和各派、各人民团体以及社会贤达所组成的。新政协讨论的共同纲领,应该是新民主主义的政纲,绝不是旧政协连欧美旧民主都不如的政纲。同时,这个新政协,是中共和各派分担革命责任的会议,而不是分配胜利果实的会议。为着争取革命的提前胜利,是要大家多负责任的,而领导的责任,更不能不放在肩上,这是历史发展上一种不容放弃的任务。”

  由于谭提到领导问题,我补充道:“没有中国的坚强领导,任何革命统一战线也是不能胜利的。”“新政协是中国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组织形式,参加新政协的各派和民主人士必须根除‘第三条道路’的幻想,坚决拥护的领导。”“惟其如此,新中国才能强盛,孙中山先生救国救民的主张和革命的才能得以真正的实现。”